【绿基巴叉】边缘

大卷心菜儿:

又名《写这篇文的人是个精分吧》又名《各种大预警之绿基巴叉的别样恋爱》


·再说一遍这是一个文废的产物(每次码完文就觉得自己是颗废卷心菜了(╥╯﹏╰╥)ง)


·盾冬EC无脑ooc日常小甜饼预警 HE


·虫绿锤基ooc生离死别大杀器预警 BE


·oocx8


·看完文可能会跟lo主这个神经病一样精分了


·lo主不负责赔偿医药费


————————————————————————————


故事从某一个时刻开始,也在那一个时刻结束。


史蒂夫给巴基戴上求婚戒指的时候,洛基正在澳大利亚的机场等待一架飞往纽约的飞机;而查尔斯正靠在艾瑞克的肩上和他一起欣赏一部爱情电影,在看到主人公亲吻的时候他们也交换了一个甜腻的吻;彼得坐在高楼处晃荡着双腿,飞鸟划过蔚蓝色的天空,微风撩起棕色的头发,他在等某种东西的坠落。


01


巴基喝醉的时候,就喜欢在街上东倒西歪的走,在街上大声的说话,拉过史蒂夫的手就跟他说他有多爱他,声音大到好像要让全世界都知道他真的很爱很爱史蒂夫。幸而现在是凌晨一两点的光景,街上除了巴基和史蒂夫就没有其他人了,于是昏黄的路灯灯光就把两个人的影子拉的很长很长。


巴基在史蒂夫前面大步的走着,步调滑稽,摇摇晃晃,史蒂夫在巴基身后跟着,一边护着不要让他的大包子摔到,一边踩着他的影子捂着嘴偷偷笑。


巴基突然的一个转身让两个人迎面相撞,鼻子通红,笑得龇牙咧嘴。


“我爱你史蒂夫!”巴基很大声的说


“我知道啊,巴基。”史蒂夫把跌跌撞撞的巴基拦在自己的怀里。


“那你爱不爱我啊?”


“爱啊,当然爱,只有喝醉酒时愚蠢的巴恩斯才会问出怎么愚蠢的问题吧。”史蒂夫哭笑不得。


“我不信哦史蒂夫,”巴基捧着史蒂夫的脸,额头对着额头,一字一句的说道:“我要亲自问问巴恩斯你是不是还爱他。”


史蒂夫的笑意越发扩大了,他一直知道他的巴基很可爱,喝酒后的可爱攻击能力简直是翻了无限大的倍数:“好啊,可是你要怎么问他?”


巴基突然弯下腰,把自己的耳朵贴在史蒂夫的胸膛上,听史蒂夫一声一声有力的心跳然后很大声的说:“喂,巴恩斯先生你在里面住的还开心吗?”


“巴恩斯先生,你可以告诉我史蒂夫罗杰斯还爱着巴基巴恩斯吗?”


“爱啊,当然爱啊。”巴基居然还换了一种更软的声音回答着自己的问题,“你怎么会怀疑这个呢先生,史蒂夫罗杰斯对巴基巴恩斯的爱胜过了世上的一切。”


“错了你错了!史蒂夫对巴基的爱怎么可能胜过巴基对史蒂夫的爱呢?麻烦你帮我告诉一下史蒂夫,巴基巴恩斯真的超级超级爱他哦!”


史蒂夫就低着头静静的看着巴基头顶的柔软的棕发,听着这世上最美的告白,然后拉起巴基,跟他交换了一个充满爱意的吻。


“好了,巴恩斯小朋友,史蒂夫知道你的爱了,我们回家吧好吗?”


02


洛基看着南半球的阳光透过树枝的缝隙从自己的手上溜走。


半个月前他收到索尔邀请他来澳大利亚的邀请,于是他就来了。其实他很忙的,纽约奥丁集团的一切事物都需要他来打理,家里的妻子虽然和他之间没有爱情的牵绊但装模做样的陪伴还是需要的。


一个庞大的家族公司,一个用于商业联姻的妻子,这些其实都是命运安排给索尔的,但是索尔抛下他的命运逃跑了,作为养子和非亲生弟弟的洛基一生都是索尔的替代品,所以他捡起了索尔的命运,抖掉上面的枯叶,披在了自己的身上。


索尔在澳大利亚有个朋友,朋友有一个巨大的农场,绿草地上的白羊倒映着蓝天上的白云,袋鼠一蹦一蹦的是很滑稽的模样,考拉蜷在树上睡着了。


洛基下车的时候没有看见索尔,农场主递给洛基一杯水,介绍自己的名字叫做吉姆,”你就是洛基吧,索尔这几天一直念叨着你会来。“


洛基接过水时问道:”索尔呢?“


“你只告诉了他你今天来,但没告诉他具体的时间,所以他一大早就去机场接你了,没想到还是没接到啊哈哈。”吉姆拍了拍洛基的肩膀,笑着说,“我去给他打个电话。”


索尔回来的时候给了洛基一个带着南太平洋海风味道的拥抱:“哈哈,洛基,你怎么都不打电话叫我去接你,机场太大了,我都找不到你。”


洛基离开索尔怀抱的时候,心里想的是:是啊,机场太大了。


索尔说:“洛基我好想你。”


洛基说:“我们什么时候吃晚饭?我有点饿了。”


晚饭的时候吉姆用自己的啤酒瓶去碰撞洛基的,隐藏在大胡子之下的嘴巴发出爽朗的笑声:“你变了很多啊,洛基。”


洛基喝了口酒,也笑了起来:“你又不认识以前的我。”


“索尔说的啊,索尔人生的一大乐趣就是不停的跟我们这些朋友叨叨你,你小时候的那些事迹,说不定我们比你自己都要清楚,索尔说你很叛逆的。”


“哈哈,”洛基看着正专心啃鸡腿的索尔,“时间总是会把你打磨成你知道都无法想象的那种人,以前索尔比我要听话的多,他要是会做坏事都是我怂恿的,可是谁也想不到他会为了自己环游世界的梦想跟奥丁吵架,离开家庭,甚至连我的婚礼都没来参加。”


“对啊,也没人会想到一直浪迹在外的那个会回家。”索尔咀嚼着鸡腿肉说,与洛基对视的眼睛里翻滚着说不明白的情绪。


洛基还是笑,也没接话了,笑容就这么一直保持不变着。


吉姆闻出了空气中点点悲哀的味道,便忙转了话题,男人间找话题总是简单的,从足球聊到橄榄球,有赞同有争吵,然后夜晚也就那么过去了。


03


艾瑞克把查尔斯从海蓝色的薄被里捞起来的时候查尔斯还迷糊着,光滑细腻的皮肤上绽放着一朵朵玫红色的小花,他能感觉到自己的腰肢酸软,可还是固执的凑到某个衣衫革履的人面前要了一个缠绵的吻,“要去上班了?”


“把床单换了就去。”艾瑞克说着,又偷偷的在查尔斯额头上印行下一个吻。


查尔斯扭头看了看满是污秽的床单,又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痕迹:“你还真行艾瑞克,看着我今天不用上班就发狠了做。”


“查查,你每次因为这个怪我前,总该明白有一些我也控制不了的因素存在吧。”艾瑞克拿起一件紫色的毛衣往查尔斯身上套。


“比如?”查尔斯的声音透过毛衣传出来,总有些闷闷的感觉:“精虫上脑的条数?”


“不,是你的魅力。如果那天你能看到自己在床上的样子,你就能理解我的所作所为了。”


“厚颜无耻。”查尔斯配合着艾瑞克把自己的裤子穿上后就蹦着跳到浴室去了,“那麻烦兰谢尔先生今天中午早点回来,可别把我饿坏了。”


“你不打算给我个告别吻嘛查查?”


“no,我刚才刷过牙了。快去上班吧老头子。”查尔斯从浴室里探出半个头看了艾瑞克一眼,“等等,先把你那条基佬紫的领带换了吧,这个审美走出去真的太丢我的脸了。”


“可我这条领带的颜色和你今天衣服的颜色是一样的,”艾瑞克低头看了看自己的领带,“还有,如果我品味真的很差的话,又怎么能看的上你呢?”


“那就麻烦你换一条和我眼睛一样颜色的领带。还有啊,你选择了我是因为你把你一生的审美都放在我身上了好吗。”


04


哈利恍恍惚惚的记得,一年前,在英国,有个叫艾伦的人也问过他这个问题。


艾伦问:“哈利,他们说,吸毒时你看到的景象,是你心里最想要得到的快乐,能不能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


哈利听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正处于极端的亢奋状态,他揽过艾伦的头在他耳边大笑,想要说出一个名字,却不知怎么的哽住了,于是便用疯了般的笑声代替的原本的答案。


一年后,在纽约,在彼得帕克的小床上,哈利又听到了这个问题。


彼得蹲在哈利的面前,用手撑着哈利的脸,眼眶很红,出口的声音也是带着近似于绝望的颤抖。


彼得问:“你究竟感觉到了什么、看到了什么?为什么你会怎么依恋它?哈利,这种东西会杀了你的。”


哈利只是笑,笑容在疲倦的面容之上刻画出倾城的绝色,哈利侧过头吻了吻彼得的掌心,不适感从他的心里蔓延到每个细胞。


“彼得,我好难受。”一句话的尾音带着哭腔:“给我一点白粉,求你了…我答应你,这是我最后一次吸这个了,以后我就戒了它…求你了彼得,帮帮我…”


“对不起哈利…我不能…我不能那样做…这会杀了你的…”


“求你彼得…”哈利的情绪开始激动起来,他猛的站起来,又突然跪在彼得面前:“你可以救我的!难得你要在放弃我一次吗?!”


“我不能!哈利,我不能把它给你…相信我,我是在拯救你……”


“不你没有!”哈利突然出手将彼得推翻在地,“你从来没有拯救过我彼得帕克!三年前是因为你的忽视我才会被诺曼送到英国!三年来是因为你的不在身边我才会染上吸毒!你从来没有试图拯救过我!”


哈利开始在整个房间翻找起来:“你一定把它们藏起来了,告诉我他们在那里不然我会杀了你的彼得帕克,我一定会的!”


彼得没有起身去阻止哈利,他只是绝望的坐在地上,他知道哈利一会儿就会扑过来和他扭打在一起,哈利会一直说着那些要杀死他的话语,声音听起来就像是在撕裂灵魂。


彼得有时候会因为心疼哈利的痛苦而将白粉给他,有时候又会狠下心来任由哈利趴在自己的身上失声力竭。


他从来不会做出把哈利一个人关在房间里的行为,他会陪着哈利,任由哈利的痛苦将他们两个人一同撕碎。


彼得也不知道这是在毁灭谁。


哈利在痛苦中沉睡,彼得在痛苦中越发的清醒。


彼得望着躺在床上的哈利,想起三年前,本叔刚死,梅姨病重,生活开始变的恍惚的那段日子。


哈利来找他,告诉他,自己也许会不久后就会离开人世。过分沉浸在自己悲伤之中的彼得只当这是一个性质恶劣的玩笑,宁愿暗自跟哈利生闷气,也不愿和哈利做过多的交流。


直到哈利在他面前倒下,直到哈利被匆忙送去英国而没有留下一个告别仪式。


直到八年后哈利带着阳光和微笑回到他的身边,他以为一切苦难都过去了,却不期原来是另一场的黑夜降临。


彼得问过哈利为什么要吸毒。


哈利说是因为痛苦太难以忍受了。


刚出院时生理上进入骨髓的痛太难以忍受了,心理上漫长黑夜无边无际的孤独太难以忍受了。


于是他去酒吧买醉,以期用酒精麻痹生理上的痛苦,用燥热的音乐麻痹心理上的痛苦。


但是没用的,思念它划不过大海痛苦就无法被缓解。


有人问他要不要止疼药,他点头说了好。


当他在嗑过药后的欲仙欲死中看到彼得帕克的时候,他就知道,他的一生都无法戒掉这颗止疼药了。


05


史蒂夫否定了同事克林特提出的带巴基去吃肯德基然后在圣代里藏戒指的求婚方法,这个方法太老套了,但主要原因还是史蒂夫担心巴基会一口把戒指吞到肚子里。


史蒂夫否定了同事的妹妹旺达提出的在房间里铺满粉红色和梅红色的花瓣,心形的氢气球飘在房间的顶上,点满浪漫的蜡烛然后在烛光里单膝下跪跟巴基求婚的方案,这个方法太过于浪漫了,他的巴基可是一个一米八三的大男孩,还是个有血有肉的小警察,他接受不了这个的。


好友山姆说:“在临江的广场上放最绚烂的烟花,然后你们在烟花下接吻,吻完后你把戒指给他戴上,再问一句你愿意和我结婚吗,不就搞定了吗。”


史蒂夫说:“这个方案不错,但是…烟花太贵,经费不足。”


娜塔莎一个白眼就朝史蒂夫的脸上砸过去:“这有个啥好费心的?你爱他他爱你,你只要在一个恰当的时候把你想要和他结婚的意愿表达出来,他还会不跟你结婚吗?”


史蒂夫表示娜塔莎说的好有道理完全没法反驳。


娜塔莎接着说:“你知道克林特跟我求婚的时候既没有鲜花焰火也没有肯德基,在户外租了个LED屏给我放了1314张有‘我爱你’台词的电影截屏,最后也只有一句你要嫁给我吗。就这样老娘都嫁了,所以说史蒂夫你根本没什么好担心的。BTW,那天晚上真的很冷。”


躲在一旁吃小甜饼的克林特羞愧的低下了头颅,山姆和旺达均是一副活久见的样子,史蒂夫表示:娜塔莎说的太有道理了!


于是,在一个和巴基一起在肯德基啃鸡腿的中午,史蒂夫刚想问巴基是不是愿意跟他结婚的时候,隔壁桌的女孩突然爆发了一声尖叫,原来是她的男朋友把戒指藏在了圣代里跟她求婚。


看着女孩又惊又喜的样子,史蒂夫选择了在心里默默祝福她。


于是,在某个和巴基一起卧在沙发上看《辛普森的一家》的晚上,史蒂夫刚想问巴基愿不愿意跟他结婚的时候,巴基突然把手机递到了他的面前,声音兴奋的说:“史蒂乎你看,我的同事布洛克跟他的女朋友求婚成功了!”


史蒂夫看着视频里满屏粉红色玫红色的花瓣铺在房间,心形天花板浮在房间的上空,布洛克单膝跪在他的女朋友面前,选择了在心里默默的祝福他们。


于是,在某个和巴基十指相扣漫步街头的夜晚,史蒂夫刚想问巴基是不是愿意嫁给他的时候。巨大礼炮声在耳边响起,天空绽开了一朵绚烂的花朵,同时对面的LED屏上出现了抖大的花体字:“查尔斯,谢谢你在五年前选择了和我结婚,我将永远爱你。”


妈卖批,结婚都五年了你凑什么瞎几把的热闹。史蒂夫表示,当然还是选择祝福他们啊。


06


当艾瑞克问查尔斯:“结婚五周年的纪念日你想要什么礼物?”的时候。


查尔斯只是望着天花板,半响后才说了一句:“天呐我都在你这个老头子身上浪费了五年的青春了。”


“所以呢查查?”


“所以我们离婚吧艾瑞克。”


然后艾瑞克笑着答应了并且给了查尔斯一种寡廉鲜耻的惩罚。


“我觉得每天跟一个和自己没有合法婚约的人啪啪啪还挺刺激的。”——艾瑞克如是说。


“每天?”——这是一个画错重点的查尔斯小可爱。


“对,每天。”


艾瑞克将吻落在查尔斯的锁骨,手指恰到好处的力度表达着爱意。该进入的地方因为前不久有过一次同等意义行为,所以也就变得没那么艰难。这种行为本来就是人间极大的欢愉,参了浓浓的爱意在里面便更是枯燥的人生里的闪光点。


在软弱的被窝里享受激情后的温存,查尔斯和艾瑞克面对面的侧躺着,查尔斯撩拨着艾瑞克的头发,说着:“说真的艾瑞克,结婚五周年的纪念礼物我想要个孩子。”


“我会努力的查查。”艾瑞克说着还想往查尔斯的身上压。


“我没开玩笑艾瑞克,我们结婚五年了。我们去领养一个孩子吧,男孩还是女孩?我是比较喜欢女孩的,要是你也同意女孩,那就领养一个女孩,要是你想要男孩,那就领养两个孩子回家。”


“所以说你是一定要把小姑娘抱回家咯?”


“嗯哼。”


“那就一个姐姐一个弟弟,然后好好教导弟弟要好好保护姐姐才行。”


“听你的。”


“那在给我们半个月的时间来适应一下该如何做个父亲吧,”艾瑞克说着又压到了查尔斯的身上,“至于结婚纪念日的那天我有边别的打算。”


于是,


——“所以说别的打算就是在焰火和LED屏的光下接吻然后回家啪啪啪?”


——“你不觉得很浪漫吗查查?”


——“浪漫你个丑头盔!你有这个钱存下来给孩子买奶粉不好吗?反正十五周年我还会陪你过,五十周年也陪着你一起过,真的没必要再搞这些有的没的。”


07


洛基和索尔一起躺在吉姆的屋顶上看星星,夏夜的凉风吹过,羊屎混着青草的气息冲进鼻腔。


“我以为你不会答应父亲回去接管公司的,”索尔说,“听他的安排而生活,甚至是结婚。”


“本来是不会的,可你逃跑了。”洛基回答,“奥丁和母亲之于我们两个人的恩情,总要有个人换的。”


“我和父亲决裂的时候想过要把你一起带走的。”


“所以你是一点也没有考虑到后果对吗?”


“是的,你一直说我没脑子。我想从这就可以体现吧,那个时候我以为你一定会跟我走的,可我没想到你选择了留在父亲那边。我记得小时候我们交换梦想,你说你的梦想和我是一样的,所以后来它被你放弃了是吗?”


“没有放弃,它只是被改变了。”


“从做个自由人变成做一个事业有成家庭美满的乖儿子是吗?”


“你别讽刺我了索尔,”洛基侧过头看着索尔,眼里是爱意和怒气交织而成的锋利,“我的梦想…一开始是你,后来变成了成就你。”


然后是一阵沉默,不知名的昆虫在聒噪。


“可是你却一直没心没肺的在这个世间游荡着,你甚至连我的婚礼都没空回来。那是我一生唯一可以赢过你的一次,我多想能在婚礼上看到你落寞的表情。”


洛基说着,趁着无人发觉便悄悄的红了眼睛,悄悄在声音里加了委屈。


那是一场在漫长时光里的无声爱恋,它也许会在今晚揭开帷幕,也许会在沉默里枯萎掉落。


然而这一切,洛基都没法去在乎了。


“我爱你洛基。”索尔说。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洛基一直说索尔没脑子,一开始索尔是不赞同这个说法的,后来就无奈的同意了。


如果不是没脑子,怎么会在那么久之后才发觉原来自己心里对于洛基的别样情绪就是爱呢。


如果不是没脑子,又怎么会等到无法挽回的时候才想着去挽回呢。因为他的自以为是,因为他的梦想大于一切论,才会让洛基有了挣脱不开的社会桎梏,才会让自己彻彻底底沦陷为一个社会的边缘人。


如果不是没有脑子,又怎么会不顾一切的让洛基赶来澳大利亚,让这份本就爱而不得的爱添加更多来着自相思的痛苦。


那句爱在洛基耳边回响了良久,然后洛基起身爬下屋顶。


“走吧索尔,该回房间睡觉了。”


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可他们都知道,有份爱在此时此刻死了。


08


哈利给彼得讲了一个故事。


他说,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周游世界的旅人,他周游完了世界,便打算回家,可是他的包袱太重了,让他回家的路途变得更加的艰难了。后来旅人在路上晕倒了,他就决定把包袱扔了,于是他就欢快的回到了家。


“好故事。”彼得说,把靠在沙发上的哈利揽进自己怀里,“不过我不会放弃你的,而且你也不是我的包袱啊哈利。”


“算你有良心。”哈利说。


电视里正在放着一部动画电影,主题曲里稚嫩的童声响起,唱着着世上少有的美好。①


“彼得,明天我就要离开你了。”哈利说。


彼得只是觉得这个消息来的突如其来,“为什么?”


“我上次答应过你那是我最后一次吸毒,所以我让诺曼帮我找了一家戒毒中心。”


“那很好啊哈利,”彼得笑了笑,“我会等你出来的。”


“这就是我想对你说的,彼得,别试图等我。你知道,进了戒毒所的人,一半是戒毒成功了的,一半是自杀的。你也知道我的毅力一直不怎么样,也见过毒瘾上来时可怕的样子,别对我报太大的希望。”


“就算是为了我……”彼得停留在哈利脸颊上的手指颤抖,“也不能坚持下来吗?”


“彼得,你不能要求一个心脏已经腐蚀掉的人没有目标的活下去。我在英国的时候,活着的目标就是吸毒,因为我能从那种似梦非梦的幻境里看到你;后来我看到你,我的目标就是和你幸福的生活在一起,可我知道这个目标太大,我放弃了……


彼得,你是这个世界上唯一对我好的人,世界对我来说,是一个冰凉的地窖,你是唯一的温暖源,所以我是多么想不顾一切的补到你身上啊…可是我太过于寒凉,会把你一起毁灭的。


这世上如果存在阴影,那必定会有阳光。如果我是那道阴影,那你就应该像阳光那样灿烂的活下去。”


这样才会显得世界公平,有人欢笑,就必定有人哭泣。


哈利离开彼得的三天后,诺曼找到彼得,给彼得带去了一个消息。


哈利于昨夜23:28因为吸食毒品过多而死亡。


彼得坚信哈利的死因不是毒品,而是来自那颗被腐蚀了的心脏。


那颗从小时候得不到母亲和父亲的爱时就开始开裂的心脏,那颗因为最好朋友的背叛而裂痕加深的心脏,那颗活到最后,不知道该为谁跳动的心脏。


哈利以为他的死亡给彼得带去的会是救赎,甩掉了叫做哈利的包袱会得到一片阳光。


可是哈利忽略了爱的力量,忽略了自己在彼得心里的地位。


彼得帕克在社交软件更的最后一条信息:


我希望我死后,人们可以刨尽我的血肉,那样他们就将有幸看到这世上最伟大的壮举——我在我的每个骨头之上,都刻着哈利奥斯本的名字。


09


故事从某一个时刻结束,也在那一个时刻开始。


彼得从高空坠落的时候,查尔斯和艾瑞克正打算看完这部电影之后就去福利院将自己的儿子和女儿带回家。


史蒂夫终于问出了那个被打断了N次的问题,巴基笑着说,这是我的荣幸呀。然后史蒂夫给巴基带上了那玫大小正好的戒指。


洛基从飞机的窗户上往外看,跟澳大利亚上的所有农场告别,跟南半球的阳光告别,这片土地,这个半球,有个人留在了这里,有份爱死在了这里。


洛基随便翻开了一本书,小声的念出里面的一段话:


10


世界在每一个瞬间都是完美的:所有的罪孽都已然领受神恩,所有的孩童都是潜在的老人,所有的婴儿都已打上死亡的印记,而所有的垂死者必获永恒的生命。②


END
————————————————————————


①电影:《海洋之心》 主题曲:《The song》


②出自赫尔曼·黑塞《悉达多》


要是看完文的小天使(如果真的有的话)觉得lo主是个精神病,麻烦帮lo主联系一下汉尼拔莱克特医生预约心理治疗。

评论
热度(186)
  1. Dulla大卷心菜儿 转载了此文字

© Youzer | Powered by LOFTER